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又見春日,暖和得不得了,似夏天一般,惺忪然一如懶睡的小狗,靜寞地感受著時光的流逝。 走在鄉間的小路上,抬望處,滿眼的綠色,一陣風來,夾雜著泥土氣息,像是小時候牽著牛兒從這裡走過,腳丫兒還帶著淡淡的草籽味。那一條泥濘的小路不見了,但熟悉的影子從未在心頭掠去,就像這路邊的小草,歪著頭,斜斜地望,在輕風中頻頻點頭,幾十年了它還在這裡癡癡地等。 對面的青山,墨綠綠的,山頂似與天空的雲彩擁在一起;幾戶人家鑲嵌在山?,白白的牆體,在陽光的照耀下,如鑽石般奪目;那一條羊腸小道,曲曲地如蝸牛漫步的痕跡,連接著山與山,貫穿著家與家;曾經攀爬無數次的澗溪,藉著幾天的雨勢,正懸掛綿綿的絲帶,如小姑娘俏麗的髮髻,山顯得格外的嫵媚了。 春光無限好,春風留不住,很想把這裡的一切都烙在心底,不在乎一黛山色,不在乎一方水土,在乎其時常撩撥起點點思緒,想起我小時候曾經在這裡生活的日子——那些個不穿鞋的日子。三五個小夥伴,相約著去玩耍,沒有精心的安排,也不作時間的約定,有的是一種默契。趁著大人們忙碌的時光,我們去後山採果子,那是我們最好的零食地,也是我們集會的秘密地,不會只有一處,也不會只有一種果子。上山的第一件事是採果子吃,有時候分散,有時候集中,首先得把肚子填了再說,特別是碰到高大些的果樹,我們便分工合作,那個時候每個人的特長都發揮得淋漓盡致,采的人不會輕易先食,等採完了大家集合起來一同分享,不會去爭誰多誰少,但肯定讓採果子的先償著吃。而那些山果子中,有野石榴、野楊梅、野核桃,呵呵全是野的,大夥兒最愛的還是野核桃,不是因為它有多漂亮,也不是因為它有多好吃,只是因為這種果子,可以用來炒著吃,招待客人是最好的山炒貨了,所以拿最多回家也不會責怪,只會引來許多羨慕的目光。一年四季,我們時時都有可吃的,夏秋兩季是最容易找吃的,冬季裡我們一邊烤著火,一邊吃著泛香的烤蕃薯,即使是沒有果子吃的春季裡,我們也可以大把大把地吃花。當然,上山去我們不僅是為了弄些果子吃,更多的我們會學著電影裡戰爭片中的情節,去扮演不同的角色,享受著不一般的感動和剌激,直到大人們大聲吆喝著催促的時候,才不情願地各自回家。 也許是住在山裡久了,也許是漸漸地長大了,我們不再去山裡採果子,也不再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,我們知道這山裡它可以給予我們什麼。誰知道這山裡到底有沒有神仙,習慣了老人們種種神奇的傳說,默默地聆聽著大人們的嘮叨,就這樣極不情願地穿上鞋,慢慢地開始接觸外面的世界。我們知道是山一樣的神秘,給了我們一種無窮的力量,一種走出去感受外面世界的勇氣。尤其如這樣的春天,那一抹綠意,那一陣清風,覆蓋著大地,平鋪著希望,不僅令人回味,也同樣預示著美好的未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