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« 上一篇 | 下一篇 »
| 30 April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舊歌一曲,舊事一重。 散亂的黃花,在昨日絕冷的谷崖間飛舞。 在這個季節,掛念,那片土地,古老的房屋,舊紙舊事,聲歌異曲,07年的雪,07年的人,放不下的事,疊加在一起,再揉碎,摻進夢中,酒冷花黃,就是這樣。 花白的夢,沒有言語,沒有身影,沒有故事情節,卻有散碎的文字。 蝶兒闖入我夢,我在蝶夢之中,是夢是醒有什麼不同? 無論現實真假,是夢是幻,終是那番景象,抬首不見余陽,那掛念的,無法忘記的,早已被掐斷。無論是什麼,興趣也好,生活也好,走過的路也好,我討厭白色,所以前面那無盡的深崖,就當作白晝。 我終是適合一個人生活,無論什麼人,總是會或大或小讓我心煩。我害怕時間,害怕它帶走任何一種東西,我能被帶走的,都是美好的東西。 開了,又關了,騰訊開發的漂流瓶,可惜漂不到那個人身邊去,我習慣了一個人在舞台上瘋狂,是靜是動,都是我在那裡,跟任何人都沒有關係。 不希望任何人來打擾我,我習慣了一種生活,遠行者的記憶,一個腳步,一個人。 寫盡了過去從前,佳釀紅顏,美妙不可言。 文章來源:The Walk-Through |伴生樹 | 章立凡的風雨讀書樓 |haiyueshimeng的BLOG | 《藝術創想》雜誌互動空間 |黃雅莉的BLOG | 香草咖啡00的BLOG |深圳先生——黃鶴的blog | 陳平:遊走在東西方 |Democratic Presidential Debate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