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3 Reads)
又見春日,暖和得不得了,似夏天一般,惺忪然一如懶睡的小狗,靜寞地感受著時光的流逝。 走在鄉間的小路上,抬望處,滿眼的綠色,一陣風來,夾雜著泥土氣息,像是小時候牽著牛兒從這裡走過,腳丫兒還帶著淡淡的草籽味。那一條泥濘的小路不見了,但熟悉的影子從未在心頭掠去,就像這路邊的小草,歪著頭,斜斜地望,在輕風中頻頻點頭,幾十年了它還在這裡癡癡地等。 對面的青山,墨綠綠的,山頂似與天空的雲彩擁在一起;幾戶人家鑲嵌在山?,白白的牆體,在陽光的照耀下,如鑽石般奪目;那一條羊腸小道,曲曲地如蝸牛漫步的痕跡,連接著山與山,貫穿著家與家;曾經攀爬無數次的澗溪,藉著幾天的雨勢,正懸掛綿綿的絲帶,如小姑娘俏麗的髮髻,山顯得格外的嫵媚了。 春光無限好,春風留不住,很想把這裡的一切都烙在心底,不在乎一黛山色,不在乎一方水土,在乎其時常撩撥起點點思緒,想起我小時候曾經在這裡生活的日子——那些個不穿鞋的日子。三五個小夥伴,相約著去玩耍,沒有精心的安排,也不作時間的約定,有的是一種默契。趁著大人們忙碌的時光,我們去後山採果子,那是我們最好的零食地,也是我們集會的秘密地,不會只有一處,也不會只有一種果子。上山的第一件事是採果子吃,有時候分散,有時候集中,首先得把肚子填了再說,特別是碰到高大些的果樹,我們便分工合作,那個時候每個人的特長都發揮得淋漓盡致,采的人不會輕易先食,等採完了大家集合起來一同分享,不會去爭誰多誰少,但肯定讓採果子的先償著吃。而那些山果子中,有野石榴、野楊梅、野核桃,呵呵全是野的,大夥兒最愛的還是野核桃,不是因為它有多漂亮,也不是因為它有多好吃,只是因為這種果子,可以用來炒著吃,招待客人是最好的山炒貨了,所以拿最多回家也不會責怪,只會引來許多羨慕的目光。一年四季,我們時時都有可吃的,夏秋兩季是最容易找吃的,冬季裡我們一邊烤著火,一邊吃著泛香的烤蕃薯,即使是沒有果子吃的春季裡,我們也可以大把大把地吃花。當然,上山去我們不僅是為了弄些果子吃,更多的我們會學著電影裡戰爭片中的情節,去扮演不同的角色,享受著不一般的感動和剌激,直到大人們大聲吆喝著催促的時候,才不情願地各自回家。 也許是住在山裡久了,也許是漸漸地長大了,我們不再去山裡採果子,也不再三五成群地聚在一起,我們知道這山裡它可以給予我們什麼。誰知道這山裡到底有沒有神仙,習慣了老人們種種神奇的傳說,默默地聆聽著大人們的嘮叨,就這樣極不情願地穿上鞋,慢慢地開始接觸外面的世界。我們知道是山一樣的神秘,給了我們一種無窮的力量,一種走出去感受外面世界的勇氣。尤其如這樣的春天,那一抹綠意,那一陣清風,覆蓋著大地,平鋪著希望,不僅令人回味,也同樣預示著美好的未來。

| 4 April, 2013 | 一般 | (2 Reads)
在血氣方剛的年齡,我喜歡用青春的激情編織夢中的花環;在陽光和煦的春天,我喜歡用執著的信念撥動嚮往的琴弦;在血性與個性交織的橄欖方陣,我喜歡用新兵的夢想去追尋金星的光芒。於是,我跋山、涉水、辟路,於是,我付出勇氣、傷痛甚至血淚。可是,在急切的行進中,我卻品嚐了無數次的失敗。 慢慢的我終於悟出:生命中有太多精彩的故事,但往往走不進嚮往的情節便嘎然而止,讓聆聽成為延續; 慢慢的我終於感到:生命中有太多的感覺,但往往還不曾理順便過眼雲煙,讓記憶填缺曾經的遺憾; 慢慢的我終於懂得:生命中有太多的美好,但往往沒來得及抓牢便隨風而逝,讓等待點燃希望的引擎。 是的,因為年輕,才有時間等待;因為不甘,所以必須等待;因為理想,你更要學會等待。 等待不是退卻,它是默默地積蓄力量和自我豐富。 等待不是安於平凡,正因為不安於平凡,我們才會翹首以待。 等待不是放棄,而是理性的執著,是鳳凰涅盤後的新生。 雄鷹150天痛苦更新,等待的是又一個30年搏擊長空的飛翔;越王勾踐3年臥薪嘗膽,等待的是一個國家被欺凌後的再度崛起。有志者、事竟成,破釜沉舟,百二秦關終屬楚;苦心人、天不負,臥薪嘗膽,三千越甲可吞吳。一路等待可能漫長甚至遙遙無期,等待其實並不輕鬆。 忽如一夜春風來,千樹萬樹梨花開。一夢醒來,春天到了。鬧春的小鳥催開了含苞的花蕾。臨窗而立,迎著陽光面對翠綠,不再為少不更事的輕狂而悔不該初,不再為曾經苦澀的初戀而心生惆悵,不再為仕途失意而抱殘守缺患得患失,為了明天,親愛的朋友,何不向前再邁一步。 等待是每個人生命中最不可或缺的休止符,等待其實是一個從容的遠航者對目標的堅守和執著。